郑州供卵试管中心

  1. 郑州供卵试管中心 > 郑州供卵试管费用 >

不孕不育能报销医保吗&谁要找代孕&十年“乳腺癌”,一个残酷的玩笑

捐卵怎么生,打坐助孕,怎么举报地下供卵,

一天,她突然被医院诊断患了“乳腺癌”,昨天还欢歌笑语的家庭瞬间变得死气沉沉……不堪回首,那段“灾难降临”的日子,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。不幸中的万幸,上天只是给这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——

卵巢早衰怀孕的几率国家免费供卵有哪些

身患绝症,几乎令我身心崩溃

十年前,那年我刚刚40岁,有一段时间,我感觉自己的胸部经常隐隐作痛,摸摸乳房,发现里面有两个小小的包块。正巧赶上三八妇女节,单位组织女职工到县妇幼保健站做例行体检。医生在检查中发现,我的双侧乳房里有两个小肿块。当时,医生怀疑是癌性肿块,便建议我赶紧到上级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。

我请了假,由丈夫陪同来到省城。在某医院,医生给我做了病理检查。两天后,检查结果出来了,医生悄悄把丈夫叫到一边,低声说我患的是乳腺癌。“乳腺癌!”这三个字把我彻底打蒙了,没想到自己竟然患上绝症,顿时感到天旋地转,两腿一软便昏倒在地上。我想到我们的家,我们的孩子,今后的日子该怎么办?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才在丈夫的搀扶下,一步一步地挪出了医院。那一刻,我真是心如刀绞。我与丈夫从小一起长大,青梅竹马的感情顺理成章发展为爱情,之后结为夫妇。婚后感情一直很好。后来,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。那年,孩子刚考上重点高中,日子过得挺舒心的。

我的病理检查结果为:左右乳腺浸润性癌(低分化腺癌)。医生告诉我丈夫,这是一种预后很差的癌症,最常见的处理办法是做双乳切除术加化疗和放疗。如果不积极治疗,仅能延续2~3年生命。丈夫坚定地对医生说:“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决不放弃,就是卖房子也要治病!”

很快,我在丈夫的陪同下住进了这家医院。住进去的第二天,就开始进行化疗,并着手准备做双侧乳腺切除术。

就要进手术室了,此时我显得心事重重,丈夫看透了我的心思,他耐心地开导我不要胡思乱想,并紧紧地抓住我的手,一直送我到手术室门口。他强忍着眼泪,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:“别紧张,我和孩子等你平安归来!”

内心最后一点幻想也破灭了,此时我反倒冷静下来。当天上午,在全身麻醉的状态下,医生为我进行了双乳房切除术和双腋淋巴结清扫术。随后,我又做了一个疗程的化疗。由于这家医院没有放疗设备,后来我又转到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继续治疗,医大附院根据手术医院的诊断结果,没有再做常规检查,即对我进行乳腺癌术后放疗和化疗。出院后,我遵医嘱每半年复诊一次,并不间断服用抗癌药物,时间一晃就是九年。

不堪回首,十年抗癌成明星

不孕不育能报销医保吗&谁要找代孕&十年“乳腺癌”,一个残酷的玩笑

为了女儿,为了这个家,我必须活下去。每做一次化疗或放疗,我都要经历一次生与死的考验。难以形容的恶心,反复的翻肠倒肚般的呕吐,把胆汁都吐出来了,还伴有腹泻、腹胀和腹痛,一点东西都不想吃,一头秀发脱落得不剩几根。在度过急性期后,我又坚持服中药治疗,那一碗又一碗的汤药,现在想起来仍觉满嘴苦涩。

供卵试管如何防排异

虽然死亡的阴影时时笼罩着我,但我以坚定的信念,创造了生命的奇迹。当地媒体根据我的经历,写下不少关于我顽强抗癌的文章,以鼓励那些与我一样身患绝症的病友。抗癌十年,我竟成了远近闻名的抗癌明星。

十年时间过去了,我仍然奇迹般地生存着。前不久,我又到医大附院进行例行复查。复查结束后,放疗科主任对我的生存状况甚感惊讶,相对于他接触到的许多这种乳腺浸润性癌症的病例,这简直是奇迹。因为,乳腺浸润性癌预后差,五年生存率约为50%。于是,放疗科主任有了对我这一奇特病例进行更深入研究的想法。他建议我把存放在手术医院的病理切片拿回来重新复查。

我拿着放疗科主任的预约单,从手术医院病理科取回了自己的六张病理切片。当天,放疗科主任召集了省城多位病理专家会诊。专家会诊结果认为,我患的是“乳腺大导管乳头状瘤、乳腺纤维瘤趋向”。专家对我解释说:这是一种良性肿瘤,发生恶变的概率约为8%。依照当时及现在的治疗原则,只要进行一般手术,摘除瘤体即可,根本不需要进行乳房切除和双腋淋巴结清扫术,更不该做放疗和化疗。

专家会诊结束后,放疗科主任高兴地对我说:“以后你不要来医院了,你患的不是癌症!”听了放疗科主任的话,我呆若木鸡,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当我半天回过神来时,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。

天啊,这不是一纸被误判10年徒刑的释放书吗!虽然这一结论出自肿瘤界权威专家的联合会诊,然而,我仍担心这一结果的准确性。在此之后,我又先后找了省肿瘤病理研究所、中国抗癌协会肿瘤病理专业委员会的专家进行阅片鉴定,结果还是“乳腺大导管乳头状瘤”。

每得到一次“不是癌症”的诊断报告,我都免不了大哭一场。因为这场“癌症”使我的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。我的两个乳房都被切除了,女性特征几乎在同一时刻被扼杀。我以前正常的月经,也在化疗过程中绝经了,还使夫妻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,虽然没有性爱的婚姻尚未解体,但生活质量严重下降。更令人恐惧的是,一系列的手术、化疗和放疗,使我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;昂贵的医药治疗费,让我的家庭负债累累。躯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,加快了我的生理功能的退化。

作为一名专业技术人员,我非常热爱我的工作。手术后不久,我们单位开展职称评定,我具备申报高级职称的条件。然而,我放弃了。单位领导也根据我的身体情况,安排我做一些收发之类的轻体力工作。工作虽然轻松了,但领到手的奖金也是最低的一档。

那段“灾难降临”的日子,真是不堪回首。一场生与死的较量,至今仍令人后怕。虽然上天只是给我这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,但回想起背负着这“抗癌明星”荣誉走过的历程,我实在难以忍受这份“荣誉”之痛,我要找医院讨个说法。于是,一场旷日持久的医疗纠纷展开了……

医生评述:病理学诊断是直接通过肉眼和显微镜来观察机体组织、细胞的形态变化,眼见为实地发现和了解病情,比其他检查手段更为准确。因此,病理学诊断一直被认为是高于其他检查手段的“金标准”、“金诊断”。但是,在实践中,人们逐步认识到,病理学诊断也有其局限性。正如赤橙黄绿青蓝紫,每种颜色之间总有一个过渡,病理诊断同样有一个灰色的过渡地带。国内某病理学权威如是说:我们应该坦诚地向社会说明,“金无足赤”,即使金标准也有其局限性。本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病人的准确的病理诊断应为“乳腺大导管乳头状瘤,旺炽型”,却被诊断为癌。前者为良性,后者为恶性。外行人会认为,医生连良、恶性都分不清,水平实在太糟糕了。其实不然,旺炽型病变与癌之间的鉴别是很困难的,在形态学上没有绝对的指标。准确的诊断全凭医生的学识和经验。一些技术不成熟或经验不足的病理医生所出现的误判,应该得到社会的理解。按保守的估计,肿瘤病理诊断中的灰色地带要占受检标本总数的5%~10%。

世界卫生组织定期对病理学分型和标准进行改版,每一次改版都是一次进步,也就是意味着灰色地带在逐步缩小。做穿刺、活检对病人危害较小,引起癌细胞扩散的可能性虽有,但极偶然。因此,医生应该鼓励病人做穿刺或活检,病人也应该抛弃顾虑,积极配合医生。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》实施后,病理报告中“疑似”、“可能”的字眼多了起来,很多医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不敢下诊断。专家认为,有90%把握时下病理诊断,对病人的早期治疗是大有好处的。但是,这需要社会的理解和支持。病理医生也应该增强责任感,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敢于定真伪;而社会大众,包括病人、法官,也应对病理科学的发展现状有所了解,理解灰色地带存在的现实客观性。(点评者:中山大学医学院病理教研室熊敏教授)

供卵女孩体检项目,选什么样的女孩供卵,在供卵被骗说一下,供卵不排队,性别是随机的吗,

参考资料